跳到主要內容

香港篇 – 遊民

相隔五年,這次空氣來港,突然發現香港多了不少遊民。或許是之前空氣來港太過興奮,又或是空氣大部分在遊客區出沒,沒有注意到遊民的情況。但空氣真的覺得,香港的遊民變多了。(空氣在香港怕挨打,所以本文沒有配圖)

空氣住在尖沙咀,這邊街上主要都是強國人出沒,每個人都光鮮亮麗,買東西出手更是大方。四周的商店全都是名牌精品,整個尖沙咀看起來生氣勃勃。

可是過 11 點以後,強國遊客回酒店,馬路上不再熱鬧,九龍公園附近則多了一些睡紙板的遊民。尖沙咀的白天和晚上,簡直是兩個世界。

因為要買一個全香港大缺貨的藍牙耳機,找了整個旺角都找不到,攝影 大師 Henry 特地抽空帶空氣去深水埗找。一走出地鐵站,就看到有一個遊民蜷縮在出口旁,動也不動。四周的人來來往往,似乎已經習以為常,正眼也不會去瞧這個遊民。

下午在深水埗逛一圈,突然發現街角不顯眼處,經常會看到遊民的身影。空氣仔細回想五年前來深水埗,記憶中並沒有在大白天見到任何遊民。

這次香港行,空氣在街邊所見到的遊民,很多都是中年人甚至年輕人,而且好手好腳,看起來有完整的勞動力。社工蕭叔和空氣說,這些人並不一定是不肯工作,而是經濟大環境不景氣,沒有工作讓他們做。

蕭叔說有些遊民也很有心想要奮鬥,無奈生活壓力所迫,根本沒有時間去思考自己的理想,到最後連理想都忘了。在香港這個地方,沒有錢,連做人的基本尊嚴都可能失去。

香港政府是有著叫做綜援的社會福利金,但是蕭叔說,領取綜援的門檻很高,和政府人員打交道常會受辱,而且領取綜援會被周遭的人看不起,所以很多人不拿政府的錢,寧可自己打零工賺取微薄薪水。

空氣是來自一個遊民氾濫的溫哥華,這邊的遊民非常理所當然地領取政府福利金,完全沒想過要工作,甚至還有人拿著領來的福利金去買毒品。

因為空氣這邊講究無意義的人權,很多人就算看不起這些好吃懶做拿福利金的遊民,也要裝的好像很尊重他們。所以他們覺得拿福利金是理所當然,不工作也沒什麼。

香港這個社會雖然勢利,雖然貧富嚴重不均,但起碼遊民比加拿大多了點骨氣。

留言

King Wolffy寫道…
領取綜援的門檻不高,和社會福利署打交道也絕不會受辱(他每天都在接觸申請人,幹嗎要跑來侮辱你...)
不過,被其他人看不起倒是真的。

另一方面,政府其他部門會想盡辦法令遊民(露宿者)消失眼前就當作解決了問題,所以晚上會把公園上鎖、長椅中間會加扶手令你不能躺下去、公園及運動場移走涼亭上蓋、弄濕地面、灑臭粉(具腐蝕性的清潔劑),甚至連免費派飯的都會被批評為「助長露宿者」....

airsama寫道…
蕭叔的意思是,綜援不是想拿就能拿到的,對遊民來說門檻沒想像中那麼低。受辱的情況,則是政府公務員態度並不好,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。遊民的心態本與一般人不太一樣,對他們來說,這種態度真是侮辱。

香港政府這樣做我還真不知道,也不清楚他們的出發點是什麼。如果真如大人所說,那也難怪香港人要反政府。
匿名表示…
雖然香港的現政府爛到匪疑所思,但也要公道點說,公園晚上上鎖是出於安全的考慮,夜晚黑漆漆在公園可以為所欲為,不夠警力和保安(沒有槍也就沒用)就鎖上較妥,而且之前試過有人摸黑打跛了九龍公園的紅腳鶴(所以十四巴掌門人還是不錯的,至少她在日光日白之下犯案).長椅中間加欄是因為大白天也有很多人橫臥在椅上,其他人不能坐.涼庭去蓋和灑臭粉倒是第一次聽...香港政府是廢但未至於那麼毒辣吧?
airsama寫道…
不管香港政府有沒有做這些缺德事,遊民生活困苦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...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台灣遊 – 故宮

既然選舉期間沒有太多大陸遊客,那就要好好把握機會。兩年前回台灣,有一個景點就是因為擠滿遊客所以被逼退。這次當然要雪恥,臨走前直衝這個念念不忘的景點,「故宮博物院」。

[德國遊記] 法蘭克福紅燈區

德國是一個可以合法賣淫的國家,法蘭克福又是個闊佬雲集的金融城,紅燈區發達是理所當然。空氣下榻的酒店剛好就在紅燈區外兩條街,晚上回酒店睡覺時,不小心穿過紅燈區,也是很合理的事。XD

台灣篇 – 侯門小館

剛下飛機沒什麼食慾,所以一到台灣就被姊姊和姊夫拉去逛街,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直衝賣名錶的寶鴻堂 … 這種店待太久很危險,所以雖然沒胃口,還是先去吃點東西吧。在姊姊和姊夫的介紹下,來到附近的「侯門小館」,簡單吃一些小炒。